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编译报道
  • 摘要:

    现发布《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现场消毒评价标准》等3项推荐性卫生行业标准,编号和名称如下:

    WST 774—2021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现场消毒评价标准

    WST 775—2021  新型冠状病毒消毒效果实验室评价标准

    WST 776—2021  农贸(集贸)市场新型冠状病毒环境监测技术规范

    上述标准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特此通告。

    国家卫生健康委

    2021年2月20日

    点击量:447
  • 摘要: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最新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有证据表明曾感染过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的患者,至少在几个月内,似乎能很好地防止再次感染该病毒。这一发现可能解释了为什么再感染似乎相对罕见,它可能会对公共卫生产生重要影响,包括关于返回工作场所、上学、疫苗分发的优先次序以及其他活动的决定。

    这项发现发表在2月24日的《美国医学会内科学杂志》上。

    NCI主任Norman E.Sharpless医学博士说,“我们渴望将我们在血清学方面的专业知识可以用于帮助应对全球COVID-19大流行,”Sharpless是这项研究的合著者之一,“我们希望这些结果与其他研究的结果相结合,将为今后的公共卫生工作提供信息,并有助于制定政策。”

    “这项研究的数据表明,商业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似乎对SARS-CoV-2有很强的免疫力,这意味着他们未来感染的风险可能更低,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了解这种保护持续多久,谁的保护可能有限,以及患者的特征(如共病情况)如何影响保护。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对这一早期发现感到鼓舞。”

    抗体测试——也称为血清学测试,也就是检测血清抗体,这是一种免疫系统蛋白,是针对特定的外来物质或传染源(如SARS-CoV-2)而制备的。

    这项研究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可检测到的SARS-CoV-2抗体能在多大程度上保护人们免受病毒的再次感染。NCI与HealthVerity和Aetion合作,汇总和分析从多个来源收集的患者信息,包括五个商业实验室(包括Quest Diagnostics和Labcorp)、电子医疗记录和私人保险公司。这是以保护个人健康信息隐私的方式进行的,并且符合相关的患者隐私法。

    研究人员最终获得了在2020年1月1日至8月23日期间进行SARS-CoV-2抗体检测的300多万人的抗体检测结果。这代表了超过50%的在美国进行的商业SARS-CoV-2抗体测试。近12%的检测结果为抗体阳性;其余大部分检测结果为阴性,不到1%的检测结果无定论。

    约11%的血清阳性个体和9.5%的血清阴性个体后来接受了SARS-CoV-2核酸扩增试验(NAAT)——有时称为PCR试验。研究小组观察了每组中有多少人的NAAT结果呈阳性,这可能意味着一种新的感染。研究小组每隔0-30天、31-60天、61-90天和>90天对NAAT结果进行了回顾,因为一些从SARS-CoV-2感染中康复的人仍然可以在长达3个月的时间内(尽管他们在整个期间可能不会保持传染性)排出病毒物质(RNA)。

    研究小组发现,在每一个时期3%至4%的血清阴性个体的NAAT试验呈阳性。但在那些原本血清阳性的人中,NAAT试验阳性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当研究人员在初次抗体测试90天或更长时间后查看测试结果时(当NAAT检测到的任何冠状病毒都可能反映新的感染,而不是从最初的感染中持续脱落的病毒),只有约0.3%的血清阳性者的NAAT结果呈阳性——大约是这些人的十分之一尽管这些结果支持了有抗SARS-CoV-2抗体与预防未来感染相关的观点,作者注意到这项研究的重要局限性。

    更重要的是,这些发现来自于对真实世界数据的科学解释,这些数据可能会受到偏见的影响,而这些偏见在临床试验中可能会得到更好的控制。例如,不知道为什么抗体检测呈阳性的人继续进行PCR检测。此外,保护的持续时间未知;需要更长的随访时间来确定保护是否随时间而减弱。

    为了继续全面解决这一重要的研究问题,NCI正在支持临床研究,监测抗体状态已知的大量人群的感染率。这些被称为“血清保护”研究。NCI还赞助正在进行的研究,利用真实世界的数据来评估抗体阳性对随后感染率的长期影响。

    这项研究是NCI应国会要求,为开发、验证、改进,实施适用于COVID-19的血清学检测和相关技术。通过这项拨款,NCI正与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另一部分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以及其他政府机构合作,运用其专门知识和先进的研究能力应对这一流行病,包括努力严格描述血清学分析的性能

    原文标题:

    Raymond A. Harvey, Jeremy A. Rassen, Carly A. Kabelac, Wendy Turenne, Sandy Leonard, Reyna Klesh, William A. Meyer, Harvey W. Kaufman, Steve Anderson, Oren Cohen, Valentina I. Petkov, Kathy A. Cronin, Alison L. Van Dyke, Douglas R. Lowy, Norman E. Sharpless, Lynne T. Penberthy. Association of SARS-CoV-2 Seropositive Antibody Test With Risk of Future Infection. JAMA Internal Medicine, 2021; DOI: 10.1001/jamainternmed.2021.0366

    来源机构: 生物通 | 点击量:462
  • 摘要:

    COVID-19是由大流行的SARS-CoV-2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主要被认为是呼吸道感染。然而,这种病毒也因其对身体其他部位的影响而闻名,其影响方式还不为人所知,有时会产生长期的后果,如心律失常,疲劳和“脑雾”。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的研究人员正在利用干细胞衍生的类器官——人体细胞的小球,在实验室培养皿中看起来和起作用都像微型器官——来研究病毒如何与各种器官系统相互作用,并开发阻断感染的疗法。

    “我们正在研究发现SARS-CoV-2不会以同样的方式感染整个身体,”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和摩尔癌症中心儿科教授兼遗传科主任塔里克·拉纳博士说在不同的细胞类型中,病毒触发了不同基因的表达,我们看到了不同的结果。”

    拉纳的研究小组于2021年2月11日在《干细胞报告》中发表了他们的发现,与许多器官一样,研究小组的肺和脑类器官产生了分子ACE2和TMPRSS2,它们像门把手一样位于外表面细胞数量。SARS-CoV-2通过其刺突蛋白抓住这些门把手,作为进入细胞和建立感染的手段。

    Rana和他的团队开发了一种假病毒——一种非传染性的SARS-CoV-2——并用绿色荧光蛋白(GFP)标记它,一种从水母中提取的明亮分子,有助于研究人员观察细胞的内部运作。荧光标记使他们能够量化病毒的刺突蛋白与人类肺和脑类器官中ACE2受体的结合,并评估细胞的反应。

    研究小组惊讶地发现,ACE2和TMPRSS2受体增加了约10倍,相应地,肺类器官中的病毒感染也增加了很多,与大脑类器官相比。用病毒刺突蛋白或TMPRSS2抑制剂治疗可降低两类器官的感染水平。

    “我们在脑类器官中看到了荧光点,但真正发光的是肺类器官,”Rana说。

    除了感染水平不同外,肺和脑类器官对病毒的反应也不同。SARS-CoV-2感染的肺部类器官泵出的分子旨在寻求免疫系统的帮助——干扰素、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另一方面,受感染的大脑类器官增加了其他分子的产生,如TLR3,TLR3是toll样受体家族的一员,在病原体识别和激活先天免疫中起着重要作用,虽然一开始似乎大脑类器官反应只是免疫反应的另一种形式,但这些分子也可以帮助细胞程序性死亡。Rana的研究小组此前也发现了类似的脑细胞对寨卡病毒的反应,寨卡病毒是一种已知的阻碍新生儿大脑发育的病毒感染。

    “我们观察到的脑细胞对病毒的反应方式可能有助于解释COVID-19患者所报告的一些神经效应,”Rana说。

    当然,类器官并不是人体器官的精确复制品。例如,它们缺乏血管和免疫细胞。但它们为研究疾病和测试潜在疗法提供了重要工具。根据Rana的说法,类器官比细胞系或动物模型更能准确地模拟现实世界中的人类状况,这些细胞系或动物模型被设计成过度表达人类ACE2和TMPRSS2。

    “在过度表达ACE2受体的动物身上,你会看到所有的东西都因感染而发光,甚至是大脑,所以每个人都认为这是真实的情况,”Rana说。“但我们发现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除了他们对假病毒的研究外,研究小组还通过在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一个专门设计和认证用于安全研究高风险微生物的设施)将活的传染性SARS-CoV-2应用于肺和脑类器官,验证了他们的发现。

    现在,Rana及其合作者正在开发SARS-CoV-2抑制剂,并测试它们在来自不同种族和种族背景的人的类器官模型中的工作情况,这些人代表了加州不同的人群。他们最近获得了加州再生医学研究所(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的新资助,以支持这项研究。

    这项研究的共同作者包括:Shashi Kant Tiwari、Shaobo Wang、Davey Smith和Aaron Carlin,所有这些都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进行。

    披露:塔里克·拉纳是ViRx制药公司的创始人,拥有该公司的股权。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已根据其利益冲突政策审查并批准了该协议的条款。

    Journal Reference:

    Shashi Kant Tiwari, Shaobo Wang, Davey Smith, Aaron F. Carlin, Tariq M. Rana. Revealing tissue-specific SARS-CoV-2 infection and host responses using human stem cell-derived lung and cerebral organoids. Stem Cell Reports, 2021; DOI: 10.1016/j.stemcr.2021.02.005

    来源机构: 生物通 | 点击量:460
  • 摘要:

    2月24日,康希诺生物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5型腺病毒载体)附条件上市申请获国家药监局受理。

    本公司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所生物工程研究所共同开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5型腺病毒载体)(“ Ad5-nCoV”,商品称为克威莎?),在巴基斯坦,墨西哥,俄罗斯,智利及阿根廷5个国家开展了全球多中心Ⅲ期临床研究,已完成4万余植入的移植及期中数据分析。

    Ad5-nCoV(5型腺病毒载体)的Ⅲ期临床试验期中分析数据结果显示:在单针接种疫苗28天后,疫苗对所有症状的总体保护效力为65.28%;在单针接种疫苗14天后,疫苗对所有症状总体保护效力为68.83%。疫苗对重症的保护效力分别为:单针接种疫苗28天后为90.07%;单针接种疫苗14天后为95.47%。

    Ad5-nCoV保护效力数据结果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相关技术标准及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预防用疫苗临床评价指导原则(试行)》中相关标准要求。(生物谷Bioon.com)

    来源机构: 生物谷 | 点击量:464
  • 摘要:

    2020年底多款新冠疫苗在全球多地获批以来,这些疫苗在真实世界中的保护效力成为人们关切的问题。以色列是新冠疫苗接种速度最快、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牛津大学团队支持的Our World in Data网站数据,截至2月17日,以色列已有47.66%的人口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大幅领先全球多国数据。得益于疫苗的高覆盖率和相关科研工作的推进,以色列数据也特别引人关注,是我们了解疫苗真实作用的重要窗口。

    当地时间2月18日,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正式发表了以色列大型医学中心接种BNT162b2疫苗后的早期保护数据,支持了BNT162b2疫苗接种对于新冠病毒感染和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的高度预防效果,值得注意的是,这项分析纳入了无症状感染数据——而这是目前研究中还相对缺乏的信息。

    辉瑞/BioNTech联合开发的BNT162b2新冠疫苗于2020年12月在以色列获批,并随即启动了全国免疫接种,这一时间窗也与以色列第三波疫情高峰相重叠。Sheba医学中心是以色列最大规模的医院之一,拥有9647名医务工作者,并于2020年12月19日开始启动所有工作人员(此前已感染新冠者除外)的疫苗接种,同时也对这些员工中的疫苗接种保护效力进行了分析。

    这项研究回顾性分析了9109名符合接种标准的医务工作者的数据。截至2021年1月24日,有7214人(79%)已接种第一剂疫苗,6037人(66%)已接种第二剂疫苗。在完成两剂接种的人群中,有5505(91%)是在第一剂接种后的第21或22天接种第二剂(符合免疫程序)。

    院内实行每日症状报告和即日检测,因而能够迅速(<24小时)发现暴露于新冠病毒或出现相关症状的人员并进行相关流行病学调查。

    在2020年12月19日-2021年1月24日期间,Sheba医学中心的医务工作者中,共有170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99人(58%)出现症状并被归为COVID-19确诊病例。在170名感染者中,89人(52%)未接种疫苗,78人(46%)在接种第一剂疫苗后呈阳性,3人(2%)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呈阳性。在可追踪传染源的125例感染中,有87例(70%)是社区获得性感染,没有医院聚集性感染。

    在调整其他潜在影响因素后,数据显示,相比较于未接种的医务工作者,接种第一剂疫苗后第1-14天和第15-28天,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分别降低了30%和75%,发展为COVID-19的风险分别降低了47%和85%。

    研究团队指出,这些数据由于缺乏有效的实验室监测,这些观察性数据可能对无症状病例有所低估。目前关于疫苗预防无症状感染的数据较少,这项分析初步显示了疫苗减少感染(包括无症状感染)风险的~效,但仍需通过进一步积极监测来验证。

    此外,由于医务人员暴露风险更高,在医务人员中观察到的疫苗保护效果可能也不同于在一般人群中收集的数据。此前,BNT162b2疫苗的临床试验数据显示,在接种第一剂疫苗和第二剂疫苗之间的间隔期,BNT162b2疫苗预防COVID-19的保护效力达到52.4%,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2-7天,保护效力为90.5%。

    总体而言,这些数据表明,接种第一剂BNT162b2疫苗后的早期阶段,新冠病毒感染率和COVID-19发病率都显著降低。在面临疫苗或相关资源短缺的地区,这些数据也为适当延迟第二剂疫苗接种、促进第一剂疫苗覆盖更多人群的策略提供了支持。当然,目前仍需更长的随访时间来评估单剂疫苗的长期有效性。

    (来源:医学新视点)

    原文出处:Amit S, Regev-Yochay G, Afek A, Kreiss Y, Leshem E. Early rate reductions of SARS-CoV-2 infection and COVID-19 in BNT162b2 vaccine recipients. Lancet. 2021 Feb 18:S0140-6736(21)00448-7. doi: 10.1016/S0140-6736(21)00448-7.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3610193.

    链接: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610193/

    来源机构: 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 点击量:463
  • 摘要:

    2021年2月24日讯/生物谷BIOON/---剑桥大学的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潜在的新疗法,可以保护免疫抑制的患者免受人类巨细胞病毒(HCMV)的侵害。他们的研究表明,某些表观遗传抑制剂会暴露并有助于消除休眠的HCMV感染,这些感染通常会重新激活,从而在这些脆弱人群中引起严重的疾病和死亡。根据临床试验,他们提出的“休克和杀死”治疗策略为在世界范围内移植患者提供了希望。

    目前,英国约80%的人口感染了人类巨细胞病毒(HCMV),在发展中国家,这一比例可能高达95%。该病毒可以在我们的白细胞中保持休眠状态数十年,并且如果在健康的个体中重新激活,通常不会引起症状。但是,对于免疫力低下的人,HCMV激活可能是毁灭性的。

    尽管科学家尚未了解两种病毒之间的关系,但已在COVID-19患者中鉴定出HCMV激活的现象。移植受者的重新激活或再次感染可导致严重疾病,包括器官排斥,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导致死亡。

    全球每年有超过200,000例肾脏,肺和干细胞移植手术发生,其中一半以上的病例发生HCMV激活。由于科学家尚未完全了解的原因,免疫抑制剂似乎会鼓励病毒重新激活以及损害患者抵抗病毒的能力。仍然没有针对HCMV的有效疫苗,抗病毒疗法通常被证明是无效或有害的。

    现在,来自剑桥大学临床医学院的研究小组确定了一种可以显著减少这些破坏性再激活事件的药物类型和治疗策略。该研究今天发表在《 PNAS》杂志上,描述了科学家如何将感染HCMV的血液样本暴露于广泛的“表观遗传抑制剂”(广泛用于癌症治疗的药物),希望促使潜伏病毒产生蛋白质或可靶向抗原,对我们的免疫系统可见。

    他们发现,其中一类特殊的药物“溴结构域抑制剂”通过迫使病毒将其隐藏的遗传指令转化为蛋白质,成~地重新激活了该病毒。然后,这使血样中的T细胞能够靶向并杀死这些以前无法检测到的感染细胞。

    该研究是首次确定人类宿主溴结构域(BRD)蛋白参与HCMV潜伏期和再激活的调控,但同时提出了一种新型的“休克杀灭”治疗策略来保护移植患者。

    主要作者Ian Groves表示:“我们希望在患者进入手术室之前和开始服用免疫抑制剂之前清除患者的病毒库,因为这将使他们极易受到病毒的激活。”(生物谷 Bioon.com)

    资讯出处:Scientists launch a pre-emptive strike on deadly post-transplant infection

    原始出处:Ian J. Groves el al., "Bromodomain proteins regulate human cytomegalovirus latency and reactivation allowing epigenetic therapeutic intervention," PNAS (2021). www.pnas.org/cgi/doi/10.1073/pnas.2023025118

    来源机构: 生物谷 | 点击量:463
  • 摘要:

    近日,《自然》旗下的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有一篇新的研究论文为我们理解新冠病毒引起的免疫应答提供了重要信息,尤其是感染新冠后,体内的抗体是否对一个人具有长期保护能力,这项研究提供了答案。

    引人关注的是,这项工作集合了多个团队的努力,不仅有来自哈佛大学Ragon研究所、布莱根妇女医院、麻省理工学院(MIT)和麻省总医院(MGH)的研究人员和医生,还有科技巨头马斯克(Elon Musk)及其太空探索公司SpaceX的4000多名员工。

    “与SpaceX的这项合作汇集了免疫学家、流行病学家、分子和计算生物学家以及传染病建模工程师,是跨机构和学科开展团队合作的佳例。”研究合著者之一、哈佛医学院的Eric Nilles教授评论说。

    这项研究启动于2020年4月,也就是新冠疫情在全世界引起大流行的初期,当时人们对于免疫系统产生的抗体能够起到多大的保护作用并不清楚,也不确定无症状感染是否可以产生足以中和病毒的长效抗体。因此,研究人员最初的目标是测试感染者体内抗体水平随时间推移的变化。

    于是,这一合作项目很快招募了4000多名分布在美国多地的SpaceX员工,自愿每月进行血液监测。其中,有约300人感染了新冠,包括轻症和无症状感染。研究人员对120人的数据进行了深入分析,研究他们的感染情况和随后的抗体水平。

    采用多项复杂的技术分析了这些抗体的免疫应答后,研究人员发现,在轻症病例中,有较强症状的个体出现了大量抗体,并发展出与天然免疫保护相关的免疫~能。具体来说,只有当免疫应答中包含了针对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受体结合域(RBD)的抗体,并达到一定滴度,才能打开与持久保护相关的抗体效应子~能,例如病毒中和、特异性T细胞应答等。

    相反,存在新冠抗体可以用来指示曾暴露于新冠病毒,但这一点还不足以确定是否具有长期保护,一些症状较轻的个体产生的抗体较少,达到长期免疫阈值的可能性较低。

    “拥有抗体的人,并不意味着将对新冠病毒免疫。”领导这项研究的Galit Alter博士总结说。“这项研究实际上告诉我们,重要的不仅仅是有没有抗体存在,在保护性免疫应答的发展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抗体的数量和类型。”

    随着疫情发展,当二次感染病例逐渐出现,这些研究结果也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再次感染。研究团队表示还将继续每月测试,监测二次感染,尤其是在突变病毒株传播的情况下。

    当下,全世界已有多款新冠疫苗问世,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发现还为指导接种提供了信息,比如可以用于了解哪些人的感染风险更高,应优先接种疫苗。

    值得一提的是,Alter教授指出,“好消息是,在接种了两剂疫苗后,大多数疫苗诱导的抗体滴度水平远高于研究中测试的这些个体”。

    (来源:学术经纬)

    原文出处:Bartsch YC, Fischinger S, Siddiqui SM, et al. Discrete SARS-CoV-2 antibody titers track with functional humoral stability. Nat Commun. 2021 Feb 15;12(1):1018. doi: 10.1038/s41467-021-21336-8. PMID: 33589636.

    链接: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589636/

    来源机构: 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 点击量:462
  • 摘要:

    根据威尔康奈尔医学和纽约长老会研究人员发表在1月22日出版的《美国妇产科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Obstrics and妇科杂志)上的一项最新研究,在子宫内,保护COVID-19的抗体可以从母亲传给婴儿,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感染冠状病毒后产生保护性抗体的孕妇通常会向胎儿传递一些自然免疫。这些发现也支持了这样一种观点,即给准妈妈接种疫苗可能对他们的新生儿也有好处。

    “因为我们现在可以说,孕妇产生的抗COVID-19抗体已经被证明会传给他们的婴儿,我们怀疑他们很有可能在接种疫苗后也能传递体内产生的抗体,”Weill Cornell medicine病理学和实验医学助理教授、该研究的资深作者Yawei Jenny Yang博士说纽约长老会/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于2020年3月至5月,当时纽约市是全球流感大流行的中心。所有这些妇女的血液中都含有COVID-19抗体,这表明她们在某个时候感染了病毒,尽管其中58%的妇女没有任何症状。此外,尽管在有症状和无症状的女性中都检测到抗体,研究人员观察到有症状的女性中抗体的浓度明显更高。他们还发现,抗体反应的一般模式与其他患者的反应相似,证实了孕妇对病毒的免疫反应与较大患者群体的免疫反应相同——这一点以前并不确定,由于妇女的免疫系统在怀孕期间会发生变化。

    此外,这些妇女所生的绝大多数婴儿(78%)的脐带血中都检测到抗体。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婴儿中有任何一个曾直接感染过病毒,而且在出生时都是COVID阴性,这进一步表明抗体已经穿过胎盘(在怀孕期间为成长中的婴儿提供氧气和营养的器官)进入胎儿血液。母亲有症状的新生儿的抗体水平也高于母亲没有共济失调症状的新生儿。

    这一数据意味着孕妇可以以同样的方式传递疫苗产生的抗体,从而可能保护母亲和孩子免受未来的感染。然而,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抗体到底有多大的保护作用,或者这种保护作用能持续多久。劳拉·赖利博士,威尔·康奈尔医学院妇产科主任,纽约长老会/威尔·康奈尔大学妇产科主任医师,该研究的合著者之一,仍建议决定接种疫苗的孕妇继续遵循现行的安全指南,以防止疾病传播。Riley博士、Yang博士和他们的同事正在领导后续调查,目前正在招募接受疫苗的孕妇以及正在哺乳的接种疫苗的母亲,以评估这些群体在接种疫苗后的抗体反应。这些信息有助于指导孕产妇疫苗接种战略向前发展。

    但还有一个问题:现在接种疫苗的妇女群体是否能得到同样的保护?“我们还不知道,得到这些答案将非常重要。”莱利博士说。

    Journal Reference:

    Jeffrey M. Kubiak, Elisabeth A. Murphy, Jim Yee, Kristen A. Cagino, Rachel L. Friedlander, Shannon M. Glynn, Kathy C. Matthews, Magdalena Jurkiewicz, Ashley C. Sukhu, Zhen Zhao, Malavika Prabhu, Laura E. Riley, Yawei J. Yang.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erology levels in pregnant women and their neonates.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2021; DOI: 10.1016/j.ajog.2021.01.016

    Cite This Page:

    MLA

    APA

    Chicago

    Weill Cornell Medicine. "Researchers learn that pregnant women pass along protective COVID antibodies to their babies." ScienceDaily. ScienceDaily, 22 February 2021.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1/02/210222164137.htm>.

    Weill Cornell Medicine. (2021, February 22). Researchers learn that pregnant women pass along protective COVID antibodies to their babies. ScienceDaily. Retrieved February 22, 2021 from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1/02/210222164137.htm

    Weill Cornell Medicine. "Researchers learn that pregnant women pass along protective COVID antibodies to their babies." ScienceDaily.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1/02/210222164137.htm (accessed February 22, 2021).

    来源机构: 生物通 | 点击量:460
  • 摘要:

    蜱是重要的病原传播媒介,可传染的病毒包括森林脑炎病毒、新疆出血热病毒、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症病毒、内罗毕绵羊病病毒及阿龙山病毒等。

    2021年2月18日,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刘全教授、内蒙古林业总医院王伟院长及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钱军教授等研究团队合作在Nature Medicine上发表了题为:Identification of a new orthonairo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febrile illness in China 的论文。

    研究团队从蜱咬伤病人分离鉴定一种新的蜱传病毒—松岭病毒(Songling virus, SGLV)并提示该病毒感染可能导致病人出现发热、头痛等临床症状。

    研究者首先对一名蜱叮咬后不明原因发热病人的血液进行高通量测序,发现该名患者疑似被一种新的布尼亚病毒感染。随后,通过对病毒进行分离培养,并对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进行分析发现,该病毒的基因组特征和形态结构与已知的内罗病毒属病毒相近,却在系统进化树上形成了一个单独的分支。松岭病毒属于布尼亚病毒目内罗病毒科正内罗病毒属成员,基因组包括L、M、S三个片段,与已知正内罗病毒序列同源性为46.5–65.7%。随后,研究者通过回顾性分析发现,涉及SGLV感染的病人均有蜱叮咬史;疾病潜伏期约为6天;主要临床症状表现为头疼、发热、精神沉郁、乏力和头晕等;部分病人体内能检测到特异性抗体。此外,研究者检测了东北地区硬蜱与血蜱,发现均有SGLV感染,提示其在SGLV传播上的重要意义。

    中国学者发现了一种新的内罗病毒,该病毒与中国东北地区的发热性疾病有关。研究结果表明,松岭病毒(SGLV)可能是以前未知的发热性疾病的原因,应该进行更多的研究来确定这种疾病在其目前识别区域之外的地理分布。

    2019年5月30日,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刘全教授、浙江大学周继勇教授、内蒙古林业总医院王伟院长合作,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了题为:A New Segmented 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Febrile Illness in China 的原创论著(Original Article)。

    2017年,在对中国蜱虫传染疾病的监测中,研究团队发现了一名内蒙古病人,患有原因不明的发热性疾病。他的临床表现类似于蜱传脑炎病毒(TBEV)感染,然而,奇怪的是病人体内却未检测到TBEV的RNA和针对该病毒的抗体。

    这是一名来自阿龙山的病人,该病患者的大热病因不明,研究人员从该患者身上获得了血液样本,使用基因组序列分析和电子显微镜分离和鉴定致病病原体。

    同时研究人员还在该医院启动了一项加强监控计划,以筛查出现发烧、头痛和蜱叮咬病史的其他患者。并使用RT-PCR和细胞培养分析来检测病原体和免疫荧光和中和分析,以确定患者血清样本中病毒特异性抗体的水平。

    分析揭示了致病原因是一种以前未知的分段RNA病毒,研究人员将其命名为阿龙山病毒(ALSV),属于Flavi-viridae家族中未分类的 jingmen virus 组。

    研究人员还在其他患有发烧和头痛的患者以及该地区的蜱虫和蚊子中也检测到阿龙山病毒(ALSV)。RT-PCR检测了内蒙古和黑龙江地区86例发热,头痛和蜱叮咬史的患者的ALSV感染情况。血清学检测显示,所有19例患者均发生血清学转换,其中标本可从急性期和疾病的恢复期获得。

    总的来说,刘全团队等发现并命名了阿龙山病毒和松岭病毒,这两种新型病毒均与中国东北地区的发热性疾病有关,可能是之前未知的发热性疾病的原因,应该进行更多的研究来确定其在其目前识别区域之外的地理分布。

    (来源:中国生物技术网)

    参考文献:

    [1] Ma, J., Lv, XL., Zhang, X.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a new orthonairo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febrile illness in China. Nat Med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591-020-01228-y

    [2] Wang ZD, Wang B, Wei F, et al. A New Segmented 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Febrile Illness in China. N Engl J Med. 2019 May 30;380(22):2116-2125. doi: 10.1056/NEJMoa1805068. PMID: 31141633.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4T3-5wNuyTP0O1yu0piz_g

    来源机构: 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 点击量:463
  • 摘要: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荷兰鹿特丹大学医学院和意大利坎帕尼亚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开发的一种鼻腔抗病毒剂阻断了新型冠状病毒在雪貂中的传播,这表明这种鼻腔喷雾剂也可能预防暴露于这种病毒(包括近期的病毒变种)的人受到感染。

    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2月17日在线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Intranasal fusion inhibitory lipopeptide prevents direct-contact SARS-CoV-2 transmission in ferrets”。

    论文通讯作者为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儿科系教授Matteo Porotto博士、Anne Moscona博士,以及康奈尔大学的Christopher A. Alabi博士和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Rik L. de Swart博士。

    这种鼻腔喷雾剂中的化合物---一种由Porotto和Moscona开发的脂肽(lipopeptide )---旨在防止新冠病毒进入宿主细胞。

    这种抗病毒脂肽生产成本低,保质期长,而且不需要冷藏。这些特点使得它从其他正在开发的包括许多单克隆抗体在内的抗病毒试剂中脱颖而出。这种新的通过鼻腔给送的脂肽可能是阻止COVID-19在美国和全球蔓延的理想选择;这种可运输的稳定的化合物在农村、低收入和难以接触到的人群中可能特别关键。

    雪貂可作为研究呼吸道疾病的模型

    雪貂经常被用于呼吸道疾病的研究,这是因为这类动物的肺部和人类相似。雪貂非常容易感染新冠病毒,而且这种病毒很容易在雪貂之间传播。

    在这项研究中,100%未经治疗的雪貂都被它们在笼子中的同伴释放的病毒感染,这种情形类似于人与人同床共枕或人类的亲密生活环境。

    Porotto和Moscona之前已开发出类似的脂肽---连接到胆固醇或生育酚(tocopherol)分子上的小蛋白---来防止包括麻疹病毒、副流感病毒和尼帕病毒在内的其他病毒对宿主细胞的感染。这些抗病毒化合物要进入人体临床试验一直很有挑战性,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所预防的感染在低收入地区中最为普遍或严重。

    当新冠病毒出现时,这些研究人员与 Alabi合作,调整了他们的设计以适应这种病毒。Moscona和Porotto说,“我们想要强调的一个教训是,利用基础科学开发影响全球人类的抗病毒治疗方法的重要性。我们早期研究的成果使得我们迅速将这种方法应用于COVID-19。”

    2020年10月20日,一篇描述第一代脂肽化合物及其在人类肺部三维模型中效果的论文首次发表在mBio期刊上,论文标题为“Inhibition of Coronavirus Entry In Vitro and Ex Vivo by a Lipid-Conjugated Peptide Derived from the SARS-CoV-2 Spike Glycoprotein HRC Domain”。在这种人类肺部模型中,该化合物能够消灭最初的感染,防止这种病毒在肺部内扩散,而且对气道细胞完全没有毒性。

    脂肽可防止病毒感染细胞

    脂肽的作用是防止病毒与宿主细胞的细胞膜融合,而这种融合是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有包膜病毒感染宿主细胞的必要步骤。为了融合,新冠病毒先展开它的刺突蛋白,然后收缩成一束,驱动这种融合。

    由Porotto和Moscona设计的这种脂肽化合物能够识别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将它自己楔入这种病毒刺突蛋白的未折叠区域,并阻止这种病毒的刺突蛋白采用融合所需的紧凑形状。

    在鹿特丹大学医学院开展的雪貂实验中,这种脂肽被递送到六只雪貂的鼻子中。然后将成对的接受治疗的雪貂与两只接受了生理盐水鼻腔喷雾剂的对照组雪貂和一只感染了新冠病毒的雪貂一起饲养。

    在雪貂之间高强度的直接接触24小时后,他们的测试发现,接受治疗的雪貂没有一只从它们在笼子中受到感染的同伴中感染这种病毒,它们的病毒载量正好为零,而所有的对照雪貂都被高度感染。

    脂肽对病毒变种有效

    公共卫生官员对几种新冠病毒变种的出现感到担忧,这些变种似乎更具传播性和致命性,也可能更善于躲避现有疗法和疫苗产生的抗体。

    Porotto和Moscona在感染了包括B.1.1.7和B.1.351在内的一系列新冠病毒变种的细胞中测试了这种脂肽,发现该化合物可以防止所有病毒变种的刺突蛋白与细胞膜融合。

    脂肽易于给送

    Porotto和Moscona提出这些脂肽可能用于任何未感染者会接触到新冠病毒的情况,无论是在家庭、学校、医疗环境还是社区。

    Moscona和Porotto说,“即使在理想的情况下,大部分人都接种了疫苗---而且对接种程序有充分的信任和遵守---这些抗病毒剂将构成保护个人和控制传播的重要补充。”不能接种疫苗或没有产生免疫力的人将特别受益于这种喷雾剂。

    这种抗病毒剂很容易给送,而且根据这些研究人员对其他呼吸道病毒的研究经验,保护将是立即产生的,至少持续24小时。

    这些研究人员正在对动物模型中的传播以及这种脂肽的生产和配方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他们希望尽快将这种预防方法用于人体临床试验,最终目标是部署这种疗法,以帮助遏制这次大流行期间的病毒传播,并为未来新出现的病毒毒株和大流行做好准备工作。

    (来源:生命科学前沿)

    原文出处:de Vries RD, Schmitz KS, Bovier FT, et al. Intranasal fusion inhibitory lipopeptide prevents direct contact SARS-CoV-2 transmission in ferrets. Science. 17 Feb 2021: eabf4896. DOI: 10.1126/science.abf4896

    链接: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early/2021/02/16/science.abf4896

    来源机构: 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 点击量: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