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您好,欢迎您进入研究所一线科技信息监测服务!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编译内容

编译内容

编译服务: 中国科学院病毒学领域知识资源中心 编译者: malili 编译时间: Nov 21, 2020 点击量: 8

抗体药物或恢复期血浆治疗这两种策略都不是基于细胞的治疗,10月26日发表在bioRxiv上的一份预印本中,研究人员提议从康复者身上收集SARS-CoV-2特异性记忆T细胞,储存这些细胞,并将其注入患者体内。

“现在从免疫反应分析中得出的数据表明,T细胞对保护作用比抗体更重要,”Antonio Bertoletti说,他在新加坡杜克国立大学医学院研究免疫疗法的发展,没有参与这项工作。因此,他补充说,“利用T细胞控制疾病是有道理的。”

此前,研究人员曾尝试过记忆性T细胞疗法来抑制巨细胞病毒和Epstein Barr病毒。受者是同时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癌症的白血病患者。正是这一成~,再加上来自COVID-19患者的T细胞研究结果,使得马德里拉巴斯婴儿大学医院的儿科医生Antonio Pérez-Martínez和他的同事们考虑对冠状病毒进行基于细胞的治疗。

研究人员从COVID-19康复者的血液中分离出记忆性T细胞,其中一些细胞在暴露于SARS-CoV-2抗原后释放出干扰素γ(一种抗病毒免疫所必需的细胞因子)。他们指出,冷冻、储存和解冻这些细胞是可能的,并提出可以从恢复期的捐赠者那里建立记忆性T细胞的生物库,然后注入治疗疾病。储存恢复期血浆(包括抗体但不含免疫细胞)治疗COVID-19患者的做法已经被广泛使用,尽管其效用的数据好坏参半。

荷兰伊拉斯谟大学医学中心的免疫学家Rory de Vries评价这项研究,他说:“如果你给血浆和抗体,这些抗体可能会对抗COVID,但它们不会在人身上产生,所以它们有一个正常的半衰期,甚至可能已经被清除了。但是,当T细胞遇到病毒时,它们开始扩张,你可能会在这样做的同时建立起你自己的新免疫记忆,这在血浆中永远不会发生。”

de Vries警告说,尽管理论上有潜力,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方法”。首先,作者们“不仅储存了SARS-CoV-2特异性T细胞,而且还储存了每一个记忆细胞,这就意味着你还储存了麻疹或以前的疫苗接种,如果你注射这些T细胞,我想我们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de Vries解释说,在以细胞为基础的治疗中,供体和受体的免疫相容性也会受到关注,就像器官移植时一样。作者确实根据人类白细胞抗原(HLA)对记忆T细胞进行了鉴定,HLA是免疫系统区分自我和非自我能力的分子。但de Vries警告说,人类白细胞抗原的多样性是巨大的,可能需要比作者在预印本中所做的更广泛的特征描述,以使治疗安全。

根据Pérez Martínez的说法,HLA匹配是足够的,因为患有严重COVID-19的患者有淋巴细胞减少症,即缺乏白血球, T细胞的一种亚型。他说,淋巴细胞减少症是严重COVID-19的生物学标志。淋巴细胞减少程度越高的患者最终进入重症监护室并最终死亡的几率更大。

他解释说,冠状病毒引发的淋巴减少与干细胞移植前患者化疗药物引起的淋巴减少相似,因此移植不会遭到排斥。在COVID-19期间,这个“淋巴细胞减少窗口”是有可能用恢复的捐赠者的SARS-CoV-2反应性T细胞替换病人丢失的淋巴细胞。这是因为淋巴细胞减少症患者自身的T细胞不足,所以他们不会排斥捐赠者的淋巴细胞。

Bertoletti说,这个策略“很复杂,需要做一些工作可能在短时间内。当你将这些T细胞引入患者体内时,它们基本上能够抑制病毒复制并杀死受感染的细胞,”他补充道,“但是关于HLA配型有多重要,以及这种治疗的适当时机等尚未回答的问题会使问题复杂化。”

为了检验这种治疗的安全性,Pérez Martínez和他的同事正在对因COVID-19导致淋巴减少而住院的患者进行I期临床试验。

在移植手术中,医生没有发现任何副作用,他说,“所以我认为值得尝试。”

原文检索:SARS-CoV-2 specific memory T lymphocytes from COVID-19 convalescent donors: identification, biobanking and large-scale production for Adoptive Cell Therapy

(生物通:伍松)

 

提供服务
导出本资源